当前位置:
首页 > 家族动态 > 【悼文】送别良超叔叔

【悼文】送别良超叔叔

2019年6月6日清早,天空抹了一层淡淡的暗云,似淡墨、似余烟,无声息而怅然。我赶了个早,回到老家送别良超叔叔。

几天前,良超叔叔终究没有抵挡住病魔,带着眷恋和安心,离开了我们。

5点多钟,宗祠内,家人与亲友身着素衣,在香烛案台前,和着唢呐与告词,跪拜三上香,将一路走好的祈愿托付给神灵。

良超叔叔是连升堂六房长子长孙,我们都称呼他为巴多叔叔。小时候,大人们都各自忙碌,孩子们按照不同的年龄段扎堆一块瞎玩,对大人的事关注少,甚至平时也见得不多。良超叔叔给我的印象是聪明活络、能干务实,在我们还在忙着玩泥巴时,良超叔叔就在做一些农活之外的事,大人们说是那是在做生意。那时候在农村,我们不明白除了种田还能做什么?良超叔叔给了孩子们“生意”的概念。良超叔叔的能干不仅于此,在我们读高中时,良超叔叔还做了“放录相”业务,用最新的录相机,各乡各村播放最时髦的电影。90年代初,恰逢港台电影蓬勃发展期,城里录相厅兴起,良超叔叔把录相电影带入农村,为家乡的一代青年人提供了丰富的精神食粮,至今仍觉得叔叔了不起,令人敬佩!

回望春秋显豪迈,无奈尘缘伤满怀。6时左右,志凌三兄弟扶柩前行,家人亲友肃穆随行,鞭炮、礼乐中,逝者往生极乐,生者如意安康。

志凌几兄弟说,良超叔叔病重期间,经受着巨大的病痛,身体已被病魔侵蚀,却从未呻吟喊痛,保持了非凡的刚强与坚毅,无比坚强的形象永存。确实,平时良超叔叔模样略为清瘦,但身形挺拔,行事有条有理,磊落果断。今年较早前,就官厅重建、赴台省亲等事宜,在征求意见时,良超叔叔都给了条理清晰的意见,话语之间饱含家族情意和长者风范。建甫叔叔说到与大哥最后一次通话时哽咽泪下,他说大哥病情危急,还交待关心大家族,希望宗脉和睦兴旺。有时,熟悉的人之间,也难以真正相互了解,良超叔叔坚毅担当的品格,他最亲的人感怀深刻,是传家宝,也是值得传承的家族优良品格。

前行中,仰望天空,云蕴灵韵,天悲泣而雨飘零,雨惜人而不湿巾。送别到乡道口,礼成后大伙沿着田间小路返回,长长的队伍蜿蜒在田埂上,乡邻侧目望来,这就是一家人。

一大家子人集体活动,越来越少了。以前,小孩们最快乐的时光,可能是春节和清明节,这两个节日,所有人都回到家里,相互串门拉家常、找玩,小家大家都热闹。一直到读高中时,连升堂名下还保持着春节期间轮流请吃饭的传统,清明节时,统一组织分工组团,翻山越岭挂纸,兴奋激动成为难忘回忆。

祠堂内,香烛摇曳,祖牌林立。岁月无情催人老,温暖孩提时代的亲人化为神台上的木牌。今天,良超叔叔的音容笑貌依然生动而清晰,但无奈世事不随人愿,亲人终究要远去。

祠堂前,咪一口白酒,别一线红绳。带着对良超叔叔的敬祷,对宗亲家人的祝福,回到日常中,我们要珍惜的更多,要做得更好。